热趣阁

34. 翠羽明珠(第1/2页)

橘味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热趣阁re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二小姐,”元熙宁斟酌了一个称呼,“你一直在老夫人这边吗?”

朱清冉用手中绣帕沾了沾眼角,摇摇头,浸过泪的声音轻轻柔柔的:

“我一直在前院陪母亲迎客,原是想回自己院子换件衣裳,路上遇到常嬷嬷。嬷嬷说,祖母要用粥,想要我过来伺候,我才来的。”

她的泪水又如珠子般滑落:“我不爱喝糙米粥,便只喂祖母喝。谁承想,祖母……祖母才喝了几口,便……”

朱清冉用帕子掩住脸,泣不成声。

元熙宁凝了她几息,刚想继续问话,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止住了话头。

“我要带她们去一下内间,”她转向景明渊,“还要搜一下身才好确定。”

景明渊在厅里看着其他人,元熙宁一个一个地把她们带去内间,检查了衣袖、内襟等,最后把朱清冉留下了。

“我想着,当着下人的面不方便,才单独问你。”她指了指内间的软榻,向将将止住泪水的朱清冉:“坐吧,和我说说,老夫人对你怎么样?”

朱清冉怔怔地坐在软榻上,不答反问:“元姑娘,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我怎么会怀疑你?我这是在帮你。”

元熙宁偏了偏头,扯起一个温柔浅笑:“你和我说清楚了,景大人就不会再问你了。你看你文文弱弱的,若是由景大人来审问,非得把你吓哭不可。”

毫不留情的给景明渊泼脏水。

元熙宁心里清楚,大宅院里的不管是女眷还是下人,都和之前东林镇那些百姓平民不一样。

这些人平日里少不了勾心斗角,心眼子更加灵活些,若是自己表现得太强势,她们难免会心生戒备。

倒不如给个好脸色,扮猪吃老虎,让她们放下戒心,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朱清冉显然曾经听说过三重楼景大人的凶名,元熙宁这么一说,她就立马不质疑了,眨了眨眼问:

“那我和你说了后,就可以回自己院子了吗?”

元熙宁作出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我说了也不算呀,还是得听景大人的。”

“既如此……”

朱清冉垂下双眸,轻叹着开口:“我前两年才搬进了望溪院,这之前一直是在祖母膝下养着的。母亲她……身子不好,带着姐姐顾不过来。

“祖母亲自照顾我衣食,教我读书写字,我同祖母最亲了。不知道是谁……要害祖母,连我那碗粥也……”

说着,她好像被吓到一般瑟瑟抖起来:“元姑娘,若不是我不爱喝那糙米粥,怕是我也已经……祖母待人一向和善,我也不曾害过谁,到底是谁给我们祖孙下毒!”

她又抽噎几声,再度落下泪来。

元熙宁坐在软榻旁的绣凳上,看着这幅美人落泪图。

朱清冉与她姐姐的明艳五官不太相似,是江南女子那种柔和清婉的长相。

此时她哭得梨花带雨,拭泪的素手莹白如玉,留着三分长的指甲,俏丽柔美。

元熙宁静静看了几息,才伸手拍了拍她:“好了,别哭了。你之前说,常嬷嬷是什么时候找到你的?”

朱清冉沾干了泪,答道:

“我从前院回来,想回望溪院换身衣裳。快到望溪院时,我遇见了常嬷嬷。常嬷嬷说祖母让我侍奉着用粥,我道先回望溪院换身衣裳再去。等我来到善慈院时,粥已做好了,我便伺候祖母用粥……”

说着又开始哭。

元熙宁只觉得有些头疼,嘴上敷衍地安慰了几句,心里分析了一下。

朱清冉的嫌疑也可以基本排除。

她是被常嬷嬷临时叫来善慈院的,并非自己主动前来。

她到场时粥也已经端上桌了,若不是她恰好不喜欢糙米粥的口味,恐怕她也已经中毒、香消玉殒了。

元熙宁看着抽噎不止的朱清冉,有点无奈地抚了抚她的背,和声道:“好了,咱们出去吧。看看景大人怎么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历史副本从崖山海战开始我也是一名特务大秦位面急诊室【秦】灵觉之尊火落金风高用神豪系统养清冷花魁(女尊)天下第一狱立体书设计师足球:球王只是起点后来她成了诸神的黑月光一剑在手,全境皆有青山接流水贫道张三丰,请诸君落幕开局虐渣男,女律师横穿阴阳度魂不可说霜雪为裁二分之一赤井[综恐无限流] 队友是咒术师诱他!撩他!禁欲老公把持不住我的男朋友每天都在拯救世界鬼怪楼里的小伙计她每天都想跑路死在大师兄面前后快救我祖先纯真情诗硬核系统让我当大佬[七零]天命大反派:从截胡主角气运开始崛起咬合做龙傲天家庭的小乖乖栀子味初恋末世:开局推倒病娇校花我要赔钱去修仙,我真不想当首富城隍的算命生涯校夜诡谈[无限流]钗头凤,宫墙柳缠欢!被清冷佛子撩的脸红心跳苟成帝妃后,渣男全家都疯形婚离不掉,豪门弃妇靠吃瓜逆袭被献给权贵的美人北城春深穿越后院长她中西医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