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趣阁

19.试镜第二场:

丁珰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热趣阁re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谁也没想到这位“编剧”会突然开口。

但她既然问出口了,就也没有人阻止她,所有人的目光都随她的一起,落在了嬴政的身上。

拍摄中总有各种各样的情况出现,而当一些演员无伤大雅的、合理的自由发挥出现时,为了不拖累整个剧组的进度,导演一般不会立刻喊停,而是要看对手演员是否能接住这样的“戏”。

——很多时候,剧中的“点睛一笔”就都是来自演员的临场发挥。

所有人都在等,等嬴政会怎样应对。

白荇握紧了拳,她比嬴政还要紧张。

嬴政确实不太紧张,他平静地将视线递过来,就像是习以为常地、看着身边一起坐着看天的人——

能这样问,那么这人肯定不会是赵姬,而知道他身份、又能心平气和坐下来说话的人,似乎只有一个了。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嬴政就单方面地把这位突然开口对戏之人的角色身份给落实了。

他没有思考,没有停滞,也不带什么情绪地开口:“那你想回到燕国吗?”

没有直接回答,一句反问流畅得就像是友人间随口的揶揄般被道出。

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反将军”似的抛梗,那位编剧不由地怔住。

他这是……企图给她一个太子丹的身份,然后让她来继续话题,用来躲避回答问题吗?

虽然嬴政没有接梗让她不可避免地有些失望,她也没有太过于苛责什么——不过对于一个十岁的小孩来说,能想到太子丹和嬴政的关系,就很不容易了……接就接吧,孩子能做到这种地步,已经很好了。

哪知在她组织措辞的时候,嬴政却出声了。

他一句问出,并没有等回答,就自顾自地笑了下,仿佛根本不在意她的答案。随后,他伸手在身边的地面上空搂了一把,看着是随手拽了把草。

“这种问题,不是该我们思考的。”语气淡淡,平静寻常得就像在说天气不错一样。

连吃饱穿暖都是奢望,连活下去都是只能走一天算一天的期冀,这种时候问什么想不想回、恨不恨谁,有什么意义呢?

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

能改变什么吗?

对于他们而言,要想的不是为什么会是他们来做这个质子,不是为什么他们会被丢下,而是怎么样做才能活下来。

嬴政没有把这些说出来,他终究还是个不擅长把心事诉之于口的人,即便他现在是在表演。

他能做到的、最刻意的,也不过是在说完之后,稍微扯了扯嘴角,似嫌弃又似无奈,觑了评审区一眼。

他没说什么,那位女性编剧却突然有点脸热,丝丝密密的尴尬涌上,就像她真的是问出了这等问题的姬丹一样、然后在嬴政这样的笑容之下,意识到了自己无谓的矫情和天真。

她张了张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冷场了。

微妙至极的氛围悄悄弥漫,许多人都有些震惊到匪夷所思的呆愣。

——她没接住嬴政的戏!

所有懂行的业内人士心中都骇然无比地涌起这个念头,这个叫做嬴正文的萌新小演员,寥寥一句话,一个眼神,就把业内的老编剧给震住了!

如果说这是天赋,那这孩子的天赋简直高到吓人了吧?!

正当小赵打算出场缓解这份冷场的尴尬时,属于男孩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嬴政又开了口。

“还有——”他摇了摇头,语气中难得带了些属于少年的狡黠。

“……我不是质子。”

那位编剧:。

在场的老师们:。

嬴政确实不能算是质子。

究其根本,他只是嬴异人在做质子时候生下的孩子——后来嬴异人这个质子逃回秦国,孩子没带回去而已。因此多数人默认嬴政是质子,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他是质子之子。

只不过这种东西约定俗成了一样,只要没人去深究,那说嬴政在赵国为质也没什么问题。

嬴政现在很明显也不是较真,只是拿这个来当玩笑话——这插科打诨活跃气氛似的一句话,不仅恰到好处地化解了前边那些堪称深沉的“人生谈论”,也给这冷了的场子回了温。

见状,白荇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

还好,小政的状态没有被突然插嘴的编剧打乱。

在场的没有人发出声音,即便表演结束,各怀心思的目光也都仍不约而同落在嬴政身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奇妙杂货铺我家老婆是重生者无人杀我刺客不独行女将军,男公主嫁山贼带着基建游戏变成猫提篮桥导师在线背锅绑定猫咪餐厅系统后摄政王靠抽卡系统曲线救国打压龙傲天,成为龙傲天凭实力开卷 冰嬉南晋公主和亲记于子夜穿过星群夫君人设不太对只是想给祂们一个家农门福女:糙汉宠妻无下限她不为妾替嫁给黑化的白月光之后顶流他穿越后再次爆红[娱乐圈]把甲方daddy当树洞倾诉后迷梦东京小秘书系统我被无限流boss缠上了A与B与C心狠了果然路顺了尘不渡我星星福利院养娃日常[美食]侦探再信我亿次喵喵警长出动带着餐厅环游异世标记白月光的死对头后我在对面看你重生后前夫发大疯位面论坛,生存模拟金丝雀自救日常怪物女友恋爱指南[gb]此地风月吟最强幼崽爆改世界联盟第一军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