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趣阁

24.普绪克

走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热趣阁re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银色长发的男人顶着风雨走进一家酒吧。

迈着大步,雷厉风行,仿佛一柄划破连绵阴雨的尖刀。

路人纷纷因男人英俊的外表和冷冽的气质而侧目,顾不上被细雨打湿的发丝衣角,回头望向逐渐远去的高大身影。短暂赞叹过后,又都陆续回到属于自己的日常之中。

他是存在于东京这座平庸之城的异常,没有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的话,千万不要试图轻易接近。

“叮铃——”

门铃发出清脆的回响。

深秋的一丝寒意和湿气,偷偷攀附着男人大衣的一角。随着男人一个干脆利落的转身,便跟着溜进温暖的室内,融化在醉人的暖香中。

闻到酒吧内弥漫的淡淡古龙香,琴酒不可抑制地皱起眉间。

他不喜欢任何人造的香味。任何杀手也不会喜欢被香味出卖行踪。

“哟,琴酒,好久不见。”

酒吧内部只有两个人,一个银发的女人,一个正在忙碌的调酒师。

银发的女人穿着一袭长至脚踝的红色礼裙,雪白的肌肤在如此明艳之红的衬托下,更凸显出几分触目惊心。她上身慵懒地斜倚在吧台上,半抬起铅灰色的眼,施舍了琴酒一个稍作停留的眼神。

只一眼,便转过头,继续饶有兴味地注视着调酒师熟练的动作,轻轻晃动着高脚杯中晶莹澄澈的液体。酒液折射着点点灯光,仿佛星云在其间旋转。

美丽的红玫瑰,可惜带着毒刺。剧毒。

“你不该联系我。”琴酒对香肩半露的美人视若无睹,裹着一袭冷风走至吧台边,让室内温度都显著下降了几个点。

他的第二句话就是对调酒师说:“停下,我不需要那杯马丁尼。”

闻言,双手正在上下翻飞的调酒师点了点头,转手便将尚未完成的酒液一并倒入了废弃桶。

“无情的男人。”贝尔摩德抿了抿唇,做出一副可怜的表情,“不允许我请你喝一杯吗?”

“废话少说。”

“我从来不说废话。”她眯起眼,嘴角露出点暧昧的笑意,“我只爱说谜语,比如说……”

琴酒并未做出语言上的回应,只是平静地掏出贴身的伯.莱.塔,轻轻放在木制吧台上。

冰冷的器械尚有余温,和沉木的台面相吻时发出沉闷的轻响。

这一连串动作十分随意,好像琴酒放下的不是夺命的利器,而是普普通通的一杯水。但是没人会轻视琴酒的一举一动,单单如此便已经足以令任何敌人胆寒。

“你最好不要说出那个名字。”琴酒放下□□,看了一眼贝尔摩德。

可是贝尔摩德是个特别的女人,她既有着足够的依仗,又有着足够的智慧,最不缺的就是胆量。

“哈,这是警告吗?”她毫无惧色,反倒惑人的笑意越来越深,“求人也该拿出相应的态度来啊,我的阵——”

琴酒没有让她说完。

“砰!”

如果有未经训练的普通人在场,大概完全捕捉不到在刚才的一瞬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琴酒,开枪了。

肉眼几乎无法企及的速度,左手抚上伯.莱.塔,扣下扳机——

甚至没有费力拿起枪身,也没有劳心瞄准,仅是左手食指的轻轻一弯。

“扑哧——”

子弹划过枪膛,刺穿皮肉,穿胸而过。

“咔嚓——”

柜台上的一瓶百加得白朗姆酒应声而碎。

沾血的子弹在穿透人体之后,尚且有足够的余威击碎瓶身。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挥发而来的浓郁酒香遮掩了空气中的血腥和火药味。

调酒师的躯体因巨大的冲击力后退了半步,接着便如同风吹稻草人一般,仰面倒在漫延开来的酒液之中。

没有多余的挣扎,落地之前就已经死了。

“一如既往的残暴。”贝尔摩德翻个白眼,“但也是一如既往的专业。”

她撩起裙摆,避开淌到脚下的血和酒。

“你把我叫来这种满是老鼠臭味的地方做什么?”琴酒踏着满地的朗姆酒和血液,在吧台旁落座,掏出烟盒,“我可不是你的无偿打手。”

他叼起滤嘴,并没有点燃,耷拉着眼睛瞥向贝尔摩德。湖绿色的眼眸被阴影遮蔽了大半,无从读出其间流淌的情绪暗流。

贝尔摩德笑了笑,微微前倾身子想为他点烟。琴酒却撇过头,直接避开她的接触。

“女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贝尔摩德轻哼一声:“你变了太多。”

曾经的琴酒是什么样子?她暗暗回想,发现记忆竟然已经慢慢模糊。

总之,肯定不会在意她玩儿似的挑逗,因为那个琴酒把全副心神都扔进了组织,一心只想往上爬,往上爬。包括自己的性命在内,其他什么都不在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新书推荐

无限世界打饭阿姨变成玩家后万人嫌重生后稳定发疯靠精神力种田养崽在八十年代当富婆[重生]她们科研大佬是年代文真千金在赛博世界创造怪谈全道门都是我迷弟[综]老师,菜菜,捞捞前夫非我不可,怎么办穿成年代文早死亲妈对照组[六零]星际第一人偶师改写团灭漫画的结局便利贴,请实现我的心愿吧!退圈后靠编剧爆红娱乐圈柑橘味盛夏倾城佳人空间囤货:末世度假建造安全屋大佬和她的娇夫[快穿]抗战,我给老李送装备破产后和死对头结婚我见犹怜[快穿]非正式娱乐[娱乐圈]今天大佬飞升了吗?揽流光我的旅馆颓欲参加男团选秀的我只想演戏 [娱乐圈]把反派肚子搞大春日灿灿今日宜生天生富二代[九零]算了我把自己雕塑成神[无限]和前夫哥重逢后[咒术回战]种花家交换生全球通缉撞入你怀里豪门炮灰吃瓜被宠上天因她无能,四位夫君不圆房